主页 > 123香港正版版资料 >
南极磷虾捕捞产业大爆发全球争建捕捞船开发“亿吨级”海上金矿!
发布日期:2022-04-06 17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0年,全球南极磷虾捕捞业再掀高潮,中国、智利、挪威、韩国、乌克兰是主要的捕捞国。和往年类似,挪威依然是最大的获利者,凭借先进的泵吸技术占据主导地位,总产量高达24.5万吨。中国排在第二位,产量达到了“超预期”的11.8万吨,与2019年的5万吨相比增加了一倍多

  综合各国的捕捞表现,中国的成就的确让人刮目相看。与我国相比,韩国(4.4万吨),智利(2.6万吨)以及乌克兰(2万吨)的产量则和2019年没有太大的提升——可以说,中国渔船“大获丰收”是全球南极磷虾增产的主要原因。

  南极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冻结主权归属的区域,周边的海域蕴藏着极为丰富的海洋生物资源,南极磷虾就是这里的“特产”。

  这种虾个头不大,体长约4~6厘米,体重1~2克,主要分布在南大西洋一侧的Scotia海域,其次是南印度洋和南太平洋。南极磷虾几乎全身都是宝,每25~30吨磷虾可以生产出5吨虾肉,经过深加工后可制成磷虾油等保健食品。即便是看似无用的虾皮,经过提炼后也能制成甲壳素,加工效益诱人。

  关于南极磷虾的储量,不同的调查有不同的说法,有调查显示是6.5~10亿吨,也有说法是1.25~7.25亿吨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南极磷虾是地球上最大的单体生物资源,1m³海水中可分布1~3万只磷虾,在繁殖季节(夏季)数量最多,磷虾群可绵延十几公里,场面非常壮观。

  目前,南极磷虾的产业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,但规模增长速度很快。行业分析报告显示,南极磷虾油的市场规模已达到5.3亿美元,预计到2026年将增长至9.4亿美元。在这一产业,中国的表现格外引人注目,国内新修建了多家大型磷虾油加工厂,巨大的深加工市场正在酝酿。

  不仅如此,南极磷虾还是鱼粉的重要替代产品。南极磷虾具有无污染、高蛋白、储量大的优势,受到了国内外饲料加工企业的关注。预计到2050年,全球鱼粉的需求量将增加一倍,届时南极磷虾或能满足一部分需求。

  南极磷虾是南冰洋的生态基石,是一种极其重要的饵料生物,它不仅供养着不计其数的企鹅、海豹、海鸟以及海鱼,还是地球上大型须鲸的食物来源,这其中就包括座头鲸、长须鲸以及地球上最大的脊椎动物——蓝鲸。

  据估计,一只蓝鲸平均每年可吃掉1314吨南极磷虾(平均每天吃掉3.6吨),一只食蟹海豹每年能吃7.3吨,一只企鹅则能吃掉0.15吨。这些生物都是南极磷虾的猎食大户,如果以种群为单位,那么每种的消耗量都能达到千万吨级。例如,须鲸每年能吃掉3400~4300万吨磷虾,海豹消耗的磷虾以6300万吨打底,最高可达1.3亿吨!

  总之,南极磷虾直接关系着食物网上层3~4个营养级之内的捕食者,各个物种相互制约,共同实现南大洋生态系统的物质闭环。这就意味着,南极磷虾的数量一旦出现波动,其他捕食者也难以独善其身。

  2020年2月,一份发表在《科学报告》上的研究显示:南设得群岛(South Shetland island)周边海域的磷虾数量减少10%,岛上企鹅孵化出后代的数量就会明显降低。该报告还指出,企鹅种群的健康水平和南极磷虾的商业捕捞之间确实存在关联。

  要说明的是,企鹅、鲸鱼等生物对磷虾的捕食和人类的捕捞有本质上的不同,前者本身就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,客观上有利于磷虾种群的稳定,而人类的捕捞则是单向性的。

  以蓝鲸为例。蓝鲸每次可以排出200升的粪便,能把海水染成亮黄色或者红褐色。这些粪便是难得的海洋肥料,其中的铁元素有利于南极藻类的增殖,而这些藻类正是磷虾的饵料来源。因此,须鲸通过捕食和排出粪便可以把磷虾的种群稳定在动态范围内,实际上是南大洋生态系统的调节者。

  但商业捕捞不同,南极磷虾并不能从中受益。45万吨的捕捞产量上看起来远不及自然消耗,但捕捞活动的背后却隐藏着另一个隐患——兼捕和误捕。2022年2月24日,挪威著名的南极磷虾生产商Aker BioMarine意外在渔网中发现了一只座头鲸,这是15年来该公司首次发生兼捕事件。由于发现不及时,这只座头鲸最终在渔网中死去。

  科学家指出,在南极渔场作业的拖网渔船和海豹、须鲸的活动区域高度重合,商业捕捞活动确实对南极的野生生物带来了不利影响。

  一方面,南极磷虾渔业方兴未艾,全球竞争日益激烈,甚至连俄罗斯也宣布计划在渔业上投资6.04亿美元,建造5艘大吨位的拖网渔船(专门用于捕捞南极鳞虾)。这种趋势很可能将捕捞量提高到上世纪80年代的巅峰水平,突破50万吨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另一方面,南极磷虾的资源危机开始显露苗头,“罪魁祸首”就是全球气候变化,主要包括海水升温以及海水酸化两个方面。

  首先是海水升温。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中明确指出,全球气温仍然在升高之中,平均每10年升高约0.2℃;2011~2020年间,全球地表的温度比工业革命时期高出了1.09℃。而在海洋中升温现象也同样存在,2020年海洋上层2000米内的水层吸收的热量增加了2×10的22次方焦耳,平均温度上升了大约0.13℃。

  这和南极磷虾有什么关系呢?关系有二,第一是升温会直接影响磷虾的生理变化,导致体型变小、新陈代谢加快。第二则是影响栖息地。南极磷虾主要生活在零下1.8~5.5℃左右的海水中,喜欢藏在海面浮冰以及洞穴中躲避天敌。而海水升温则会促使浮冰融化,磷虾幼体就会失去避护所和栖息地,也更容易被天敌捕食。

  除了海水升温,另一个危机则是海水酸化。世界气象组织发布的《温室气体公报》显示:2020年全球二氧化碳浓度达到了413.2ppm,而1985年时浓度还不到350ppm。

  二氧化碳溶于海水后会导致海水pH值降低,酸化的海水不利于磷虾卵的孵化以及胚胎的存活。科学研究表明,在当前的碳排放速度(RCP8.5)增长情况下,到2100年南极磷虾卵的孵化率将低于50%,2300年将锐减至2%以下。届时,人类最大的蛋白质资源库将陷入巨大的生存危机。

  中国的南极磷虾捕捞业起步于2009年,一路成长迅速,在2020年正式突破了10万吨,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捕捞国。在对南极生态的保护上,中国的做法体现了责任与担当。

  为研究气候变化对南极磷虾的影响,我国的“雪龙号”极地考察船在100多个观测站展开了大范围的巡回取样,绘制出了新的环极透视图,这项调查被誉为南极磷虾研究领域的里程碑。

  有了新的透视图,研究人员就能分区域追踪南极磷虾的种群变化,这是对南极生态进行联合保护的重要前提。这虽然只是中国的一小步,但却给磷虾的资源保护指明了方向——只有在保护中开发,“海上粮仓”才能更好地回馈人类。